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太監有喜:皇上,求放過! > 第459章 嬛儀貴后(五)

第459章 嬛儀貴后(五)

    第459章 嬛儀貴后(五)

    “雖然近幾年這位白側妃可越來越沒有當年當王妃時那種運籌帷幄處變不驚的風范了,可她當年的模樣咱們可都見著了,若是她如今又有了當年的冷靜,憑著皇上對她的虧欠之情,她還是能穩穩地立在后宮里。而且她的毒辣讓我不安心,我定是不能放著這么一個危險的人在宮里!”沈媣婳皺著眉說道。

    文嬤嬤贊同地點了點頭,她輕輕嘆了一口氣,看著沈媣婳溫笑安慰道,“不過如今看來,西宮那位應該已經沒了當年的智慧了,娘娘該放心了。畢竟白氏的地位不同了,當年白氏能那般厲害,也是因為她是王妃,她看重的東西已經被她抓在手里了,至于皇上的寵愛對她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所以她不需要做什么,只要穩穩地坐著王妃的位置便是。可如今,她沒了王妃的位置,她想要的權利只能靠她自己爭取,所以她會不擇手段,她的理智已經被對權利的渴望吞沒了。”

    “嬤嬤說的是。”沈媣婳聽著文嬤嬤的分析覺得有理,她緩了緩臉色看向花溪道,“花溪,你說說,白氏那里怎么動了?”

    花溪福身道,“回娘娘的話,是小田子發現的,娘娘不如把他叫過來問問?”

    “也好。”沈媣婳早讓小田子盯緊白薇那里,所以白薇那里的情況,小田子應該極清楚,沈媣婳開口把小田子喚了進來問了幾句。

    小田子趕緊拱手道,“回娘娘,西宮娘娘那邊已經有動靜好幾日了,起初奴才也不大明白她在做什么,所以沒有來給娘娘說,今日奴才才發現了他們到底要做什么,所以趕緊就跑回來跟花溪姐姐說了。那個白氏可是狠毒,她是想毀了娘娘的清白!”

    “什么?”沈媣婳眉頭一蹙,她看著小田子道,“你說白氏想要毀了我的清白?你可確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本宮出事了,那白氏逃不掉,白氏應該不會做這種沒有腦子的事。”

    小田子看著沈媣婳篤定的模樣輕輕一笑,他趕緊上前說道,“娘娘聰明!正是娘娘說的這個理兒!所以奴才前幾日都不明白那個白氏到底要做什么。”

    沈媣婳看著小田子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樣,臉上輕輕松了松,她嗔了一眼小田子,故作生氣地開口道,“壞東西!都吊起你主子的胃口來了!還不快說?”

    “是是是!”小田子笑瞇瞇地說道,“那個白氏并不是真的要讓人玷污了娘娘,而是讓天下人‘以為’娘娘已經被人玷污了”

    小田子這么一說,沈媣婳頓時明白了過來,白薇是想讓她在世人眼里變得不干凈,這樣即使她真的沒有被人玷污,即使周世梟相信她,可這種事在明面上是說不清楚的!

    即使周世梟親口說了她并沒有被人玷污,那大臣也有一百個理由不信,那么多雙眼睛看到了,眼見為實,而且她也沒辦法證明她說得是真的。

    她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無緣后位。但她也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一切都只是一個“巧合誤會”,所以她也不會想到去深查,白薇倒是能全身而退了。

    沈媣婳眼睛里劃過一抹冷笑,輕輕瞇了瞇眼,譏諷道,“呵,可真不愧是白薇想的主意呢!”

    文嬤嬤聽了也懂了白薇的意思,臉色也難看了起來,她看著沈媣婳,皺眉問道,“那娘娘現在打算怎么辦?”

    沈媣婳冷笑一聲,看著文嬤嬤說道,“既然她敢誣陷本宮,就別怪本宮不客氣了。”

    文嬤嬤愣了愣,她看著沈媣婳,臉上劃過一抹疑惑。

    沈媣婳對上文嬤嬤的眼神,深笑道,“她能誣陷本宮,難道本宮不能回敬?”

    文嬤嬤恍然大悟,她看著沈媣婳問道,“娘娘的意思是說,要故意讓她誣陷?”

    沈媣婳點了點頭,眼里劃過一抹諷刺,“是啊,而且越凄慘越好,但是唯一重要的是,本宮‘在眾人眼前’不能真的失了清白。”

    文嬤嬤眼里劃過一抹深意,她略略思索了一下,點了點頭道,“娘娘說的是,女子貞潔這種事確實非同小可,也容易引起旁人的共憤,白薇做的事情若是被娘娘這般捅了出去,即使娘娘沒有受傷,她這次的名聲也會徹底毀了的。”

    “是這個理兒。”花溪在一邊應和道,“這次是西宮那位自己找死,娘娘可要讓她再也起不來,要讓她徹底無緣后位才好!”

    沈媣婳點頭,眼里深了深,她倚在軟榻上出了神,到了腦子里去找來沈嬌,與她合計了一番,然后吩咐了小田子下去準備了一番,才與文嬤嬤和花溪到了院子里繼續陪孩子們玩了起來。

    夜里,沈媣婳吃完晚飯后等著周世梟過來,想要跟他說說白薇的事,可是她左等右等,卻一直沒見人。

    “娘娘。”花溪從外頭走了進來,走到了沈媣婳的跟前福身說道,“娘娘,剛剛皇上身邊的康和公公過來說,皇上讓娘娘您先休息,他今兒夜里不過來了。”

    “不過來了?”沈媣婳眉頭輕輕一皺,她從軟榻上起身看著花溪問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怎的忽然這么忙了?”

    “這……”花溪想了想,她往前走了兩步,到了沈媣婳身邊輕聲說道,“剛剛康和公公過來的時候隱約說了兩句,好像是封太子找著了。”

    “封太子……封揚之?!”沈媣婳一愣,她眼里劃過一抹驚訝,“你是說熹朝太子封揚之?這可是好啊!”

    花溪點了點頭,笑道,“是啊,封太子找著了也算是了了皇上的一塊心事了。封太子在外頭就是個隱患,如今咱們也都能安心了。奴婢瞧著咱們宮里這外頭的侍衛也快要撤些去了。總是這么多黑臉帶刀的在外頭,奴婢看著就覺得心慌。”

    花溪忽的朝沈媣婳眨了眨眼道,“說起來,這此的事還是娘娘的功勞呢!娘娘當時讓金家去把封揚之釣出來,倒是真的釣出來了!”
东京1.5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