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權傾三城之絕色寵妃 > 逃之夭夭

逃之夭夭

    大殿燈火通明,殿外兩只雄獅威嚴聳立,盛氣凌人。白思城主白顏正襟危坐,直直盯著向前走來的離塵夕。宗賜得意地站在一旁等待著這場好戲。

    “哈哈哈,離塵夕!原來是離塵夕!宗賜,你確定是他嗎?”白顏大笑起來,“這樣沒用的人竟有王族血統?”

    宗賜忙叩頭回答:“是的,城主。據我們的密探所查,當年秦成和姿尤本是郎有情妹有意。可惜白老城主看上了姿尤,硬是將她帶進宮,納為妃。秦成無奈,一氣之下離開白思城,幾年后不知為何卻又偷偷潛入宮中,將小王子從宮中劫走。后來秦成被殺,小王子不知所蹤。我們追查多年才得知當年是離段將他從山崖救走的。而且據我所知這離塵夕不會習武,更不能持刀劍。”

    “把你的劍給他!”白顏城主聲色俱厲地說道。

    宗賜冷笑了一聲,粗暴得拔開離塵夕緊握的右手將自己的劍放在他的手上。離塵夕看著手中的劍,雙手開始顫抖起來,突然用力地舉起劍向宗賜刺去。宗賜正要往后退去,可是劍猛地劇烈震動起來,白色劍氣忽地將離塵夕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果然是你呀離塵夕,給我殺了他。”白顏眼里透著殺氣,兇狠地命令道。

    宗賜拾起地上的劍,正要猛地刺去,忽聽外面有人瞬間破門而入,劍柄忽地一轉,劍隨即落地。宗賜痛苦地大叫一聲便倒在了地上。朦朧中看到一個美麗的身軀緩緩墜地。

    “紫大護衛,你怎么進來的!”宗賜怒吼道。

    此人正是紫簾。她用力得將那日在離家中撿到的白思城令牌往宗賜扔去,然后輕蔑地說道:“白思城的這白字令牌倒是挺管用的呀。出入王宮一點問題都沒有!”

    宗賜摸下腰間,發現自己的令牌不知什么時候不見了,慌忙將令牌撿起放好。

    “紫大護衛,不是讓你殺了離塵夕換解藥的嗎?”白顏惡狠狠地看著紫簾說道:“你該不會空手讓我給你解藥吧!”

    “白城主,你這幾天派人跟蹤我,應該不僅僅是盯著我能不能幫你殺了離塵夕這么簡單吧!”

    “紫護衛果然聰明!”白顏城主瞪了宗賜一眼,怪他辦事不利,竟讓紫簾發現被跟蹤。然后轉過頭望著紫簾繼續說道:“我已經查清了,你到我白思城來的目的實際上是為了替你們夜城主尋找雙妃劍的,你倒是和我說說有什么進展!”

    “要是我不說呢!”

    “你要不開口就等著毒藥發作,一命嗚呼!”宗賜惡狠狠地說道。

    “宗賜,對紫護衛客氣些。這么辦吧,你先把第二件事給我辦了!雙妃劍的事情咱們待會慢慢談!”白城主狡猾得大笑起來:“去吧,替我殺了離塵夕!”

    紫簾慢慢得舉起劍,往離塵夕走去,突然大叫一聲“塵夕,快走!”。接著劍鋒一轉,用力地朝宗賜刺去。正在此時,離段也沖了進來,和紫簾一起朝宗賜殺去。宗賜抵擋不過忙大喊來人,片刻便有幾名武士沖了進來。

    “小心!”離塵夕見狀忙大喊道:“小心身后!”

    離段原本就是宮中的大武士,雖隱居多年卻仍然身手敏捷,片刻功夫便和紫簾將武士們打倒在地。正在這時白顏城主突然一躍而起,只一瞬間便來到離段面前,一掌便打得離段連連后退。一旁的紫簾忙舉劍向白顏城主刺去,離段也站穩腳步舉起了劍,可幾招之內,倆人都倒在了地上。白顏城主復又坐在了王位上,哈哈大笑起來。

    “離大武士也來湊熱鬧啦,只是多年未習武,恐是退步多了吧。”

    “白顏,我當年救下塵夕時便答應尤妃讓我夕兒做個普通人。這么多年我們從未想過讓他和你爭搶這王位。而且也未曾向外人告知你的真實身份,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我苦苦相逼!你也知道這人言可畏,這幾天城中一直傳聞,說這民間流落著一位真正的王子,而我白顏是假的,冒牌的!我怎能相信你們沒有意圖謀反之意。”白顏城主冷笑道:“宗賜,給我殺了離塵夕。”

    宗賜聽罷,奸笑著舉劍又要向離塵夕刺去,只聽得離段大喊道:“慢著!”

    “你個老東西,先殺了離塵夕再殺你。”白顏城主惡狠狠地說道。

    “白顏,我愿意拿一件東西換塵夕的命。”

    “你能有什么東西讓我白顏看得上眼的。”白顏城主輕蔑地說道。

    離段慢慢得站了起來,直直得看著白顏城主,說道。“雙妃劍!”

    這會白顏和宗賜都警惕了起來,白城主雙眼死死地盯著離段問道:“離段,你說的可是傳說中可以找到第三座城的雙妃劍?”

    “是的。我知道劍的下落。只要你愿意放了我們,我還可以把其中一把給你。”

    “哼,我們憑什么相信你!”宗賜說道。

    “就憑現在除了我之外,沒人知道劍的下落。”離段冷冷得說道:“你把塵夕和紫簾都給放了。等他們安全了,我自然會告訴你。”

    “你當我傻子!等他們安全了,你再隨便編個故事糊弄我!我白顏豈能讓你如此戲弄!”

    “白城主,當年我,秦成還有文武三兄弟曾奉白軒城主之命尋找雙妃劍,而后來我們也確實找到了雙妃劍。現在秦成已死,而文武不知所蹤,除了我,沒有第二個人知道。如果你現在殺了我們,你就休想再找到雙妃劍。”

    白顏城主聽了不再做聲,沉默了片刻。

    “白城主如果還不放心,我可以先告訴你,真正的雙妃劍并非只有兩把,而是三把!”

    “三把?”白顏驚訝得說道,然后轉頭吩咐宗賜:“帶他們倆出宮。”

    “慢著!”離段慢慢得走向離塵夕,蹲下來望著他,輕聲說道:“夕兒,你還記得你常和我說的夢里的那個人嗎?”

    離塵夕看著離段困惑得點了點頭。

    “其實那就是你娘姿尤。爹沒騙你,姿尤她愛穿淡藍色華衣,外披一件白色紗衣。當年姿尤和秦城情投意合,可老城主白軒硬是將姿尤納為妃。秦城傷心得離開白思城。幾年后又偷偷得進宮要帶姿尤走。姿尤不肯,秦城便怪姿尤薄情,貪圖這宮里的榮華富貴,于是報復得把你奪走。后來姿尤出宮找到秦城,求他將孩子還她;秦成卻騙姿尤說已經把你殺了。姿尤傷心欲絕便刺了秦城一劍。劍被下了毒,秦城當時就死了。”離段嘆了口氣,難過得繼續說道:“興許你娘是愛著秦城的,要不她也不會見著秦城死了以后便瘋了。當初秦城帶著你從宮里逃出時,你不小心跌入了山崖。我找了你兩天兩夜,才見你可憐得暈迷在山下。”

    “我娘她還活著嗎?”離塵夕的眼里流出了淚,傷心得說道。

    “白軒城主見她瘋了,便讓人把她帶進宮派人看管著。有人說她后來自殺了,也有人說逃出宮去了。”離段嘆了口氣。

    “你個老東西,到底說完沒有!”宗賜大聲說道,一邊將離塵夕拉了起來,武士們便把紫簾和離塵夕帶了出去。

    離段看著倆人慢慢得走出宮,雙眼已經模糊。

    離塵夕和紫簾跟著武士走出宮后,倆人便急忙往前跑去。到了巷子口,紫簾望了望四周,見有幾個可疑的人正緊盯著他們,一步一步得向他們靠近。紫簾忙讓離塵夕躲在身后,從腰中取出血刀警惕得盯著幾個武士,忽又看見遠處來了兩名戴著黑色斗篷的黑衣人。紫簾更加緊張得望著四周的敵人,突然兩名黑衣人舉著血刀到向武士們殺去。紫簾正困惑,兩名黑衣人取下黑色斗篷,沖紫簾調皮得一笑,紫簾驚喜得說道:“青蘭子音!”說完便舉起血刀,三人合力和武士們打了起來。武士們抵擋不過,紛紛逃開去。

    “你們怎么會在這?”紫簾收起血刀,驚喜得說道。

    “城門守衛嚴密,我們想了很多辦法都出不去,只好埋伏在宮門附近,等待時機!”子音收起血刀說道:“紫護衛怎么還沒逃出去嗎?還有這是誰?”

    “白思城人?”青蘭看著旁邊的離塵夕說道。

    “這個你別管。”紫簾說完又轉身對離塵夕說道:“塵夕,趁他們還沒追上來,你快先走吧!我還得回去救你爹!”

    “我也要去!”離塵夕執意得說道。

    “不行,你去的話,我和你爹還得照顧著你。你現在回去將此事告訴青衣和你哥。”

    離塵夕看了他們三人一眼,便匆匆往前面跑去。

    “你們先拿著這個白思城令牌出城。回去稟告夜非城主,他交代的事情我還沒完成,等完成了我再回城!”紫簾從倒地的武士中拿了兩個令牌交給青蘭子音。

    “那你呢?”

    “我還有事要辦!”說完,紫簾從倒地的武士中又取了一個令牌放在腰間,然后匆匆朝宮門的方向跑去。

    “紫……”青蘭子音話還沒說出口,紫簾已經消失在眼前,倆人只好將令牌收好,快步朝城門方向走去。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东京1.5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