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契約首席:沈少寵上癮 > 第803章 智商欠費的賞金獵人

第803章 智商欠費的賞金獵人

    其余幾人愣了幾秒。

    而后,其中一人站了出來,反駁道:“你胡說八道什么呢!什么老大!”

    雖說那人聲音大,但從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他……心虛。

    “二牛,不對,這么粗糙的名字,應該是他的化名。”梁靜篤定地掃視在場幾人一圈,沒見到“二牛”,所以她猜想,他或許躲在暗處,正指揮著大局。

    “小丫頭片子!我告訴你,你最好別多管閑事!否則,我會讓你知道,我們的厲害!”

    “我也不想多管閑事……”梁靜拖長尾音,偶然瞥見躲在角落的沈擎傲要出來,趕緊擠眉弄眼地暗示他別輕舉妄動。

    “但既然我見過你們的真面目,想來,你們也不會輕易放過我。”

    梁靜一邊替沈擎傲提心吊膽,生怕他暴露,另一方面,也隨時觀察著在場幾人的舉動,以防他們對她下黑手。

    “呵,你這丫頭倒是想得通透,只可惜,待會兒你就得去找閻王報道了……”

    “你們不會殺我。”

    聽到他們光明正大地說出要殺她的話,梁靜的內心,反而平靜不少。

    “什么?啊哈哈……你們聽聽,這丫頭居然說我們不會殺她?”

    “臭丫頭,反正你也快死了,我不怕告訴你,我們就是索命的閻王,我們要你三更死,絕不留你到五更!”

    “第一,我要糾正你一件事,索命的是黑白無常,掌管生死簿的,才是閻王;第二,你們在沒拿到東西前,是不會殺了我的,因為——”梁靜深吸一口氣,破釜沉舟地賭了一把,倏地抬眸朝她正上方的監控器看去,“老板把那東西給我了,所以你要的東西,現在在我手里。”

    說完,她收回目光,視線再次開始在面前這幾人身上游蕩。

    果然,她猜對了。

    有人假裝摸臉,實則用手按住藏在耳中的藍牙耳機,接收另一頭下達的命令。

    然后,他從那幾人中走出來,穩穩地站到梁靜面前:“老大要見你。”

    “讓他來這里見我。”

    “臭丫頭!你以為你誰啊!我老大憑什么來見你!”

    “就憑我手里,有你老大要的東西!”

    在場其他幾人,都對梁靜如此自信驕傲的模樣,非常不爽。

    要不是老大還沒下死命令,他們早就分分鐘解決掉這個令人生厭的女人!

    在他們跟梁靜僵持不下之際,沈擎傲被迫藏在角落。

    其實,他早已忍耐到了極限。

    之前他再三跟她承諾,不會再讓她受一丁點的傷害,結果……他還是食言了。

    現在的他,除了等布萊·克雷恩的救兵,別無選擇。

    因為他現在沖出去,不僅幫不上梁靜的忙,反而還會連累她。

    他恨,恨自己無能,恨自己不能擋在她面前!

    “老大要我告訴你,只要你把東西交出來,我們可以饒你一命。”

    “你覺得我是傻子么?”梁靜冷笑一聲,“把東西交給你,我才會沒命吧……”

    不管傳話者如何威逼利誘,軟硬兼施,梁靜始終油鹽不進,半分不讓。

    終于,躲在幕后的人,按捺不住了……

    樓梯上,緩緩傳來一陣清脆有力的皮鞋踩地聲。

    隨后,一股熟悉的聲音,由遠及近地透過來:“小姐果然非一般人,看來,是我之前低估了你……”

    “彼此彼此,我也沒想到,能指揮一支訓練有素的賞金獵人團隊的人,竟然是你。”

    “二牛先生,方便告訴我,你的真名嗎?”

    “鈺小姐的名字,應該也是臨時起意的吧。”

    ……

    幾個回合后,梁靜跟“二牛”的打探,不分伯仲,誰都沒露太大破綻,誰也沒討到太大好處。

    不過,在拖延時間方面,還是梁靜多占了優勢的。

    可“二牛”好像也意識到了這點,所以想盡快結束。

    “鈺小姐,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把東西交出來,我保證我不為難。”

    “二牛先生這話,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不會為難我,但你不能保證,你的手下,會不會為難我?”

    都是千年的狐貍精,跟她裝什么聊齋。

    被梁靜戳破玄機的二牛,脾氣也瞬間凌厲:“鈺小姐,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你不配合,那我只好對你,痛下殺手,再來個毀尸滅跡,最后,把這間民宿翻個底朝天……我就不信,我會翻不到。”

    聽到“二牛”赤果果說要殺她,梁靜心底,反而一點懼意都沒有。

    “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她輕笑著搖搖頭,“我藏東西,可是很厲害的。”

    她在賭,賭“二牛”對卡薩大師畫作的在意程度。

    “二牛”不再說話,但那雙陰鷙的眸子,依然可怕滲人。

    他死死地直視著梁靜,試圖從她眼神里,找出她說謊的跡象。

    時間過得越久,藏在角落的沈擎傲,越焦急。

    布萊·克雷恩的人,到底什么時候來!

    他已經受夠了被迫等待!

    “沒關系,我找東西更厲害。”

    二牛痞邪地挑了挑眉,狷魅一笑,緩緩走近梁靜:“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只要你說出那副畫的下落,我保證你能安全走出這間民宿……”

    “不不不,你錯了。我說不說,跟我能不能離開,沒有必然關系……”梁靜放肆一笑:“而且,你沒覺得,我們中,少了人嗎?”

    “二牛”忽的緊張起來,眼角余光迅速瞥了瞥兩側,隨后不悅地瞪著她:“你騙我?”

    “大哥,你這智商還能做他們的頭兒,我真要替你們賞金獵人的整體智力水平堪憂啊……”

    玩笑過后,梁靜見機行事,悄悄后退了一小步:“你應該知道,我不是一個人來的。”

    “對!你男人呢!”

    “二牛”后知后覺地愣了一秒,猙獰的眸子,倏地冷厲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一秒的功夫,藏在他們身后的沈擎傲,突然出現,穩準狠地掐住“二牛”的脖子,反被動為主動。

    梁靜也迅速去到沈擎傲身邊。

    “你們快放開我老大,否則我們就開槍了!”

    其余幾人迅速反應過來,齊刷刷從兜里掏出黑色手槍。
东京1.5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