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本尊夫人有點狂 > 第1797章 軒轅兄弟二人

第1797章 軒轅兄弟二人

    第1797章 軒轅兄弟二人

    閑人居兩組人分別進入了合羅山和不歸山尋找通天石。

    通天石,遠古遺留下來的強大力量存在,是封印遠古大魔的重要之物,本身就存在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不歸山中,在森林邊緣的河流胖安營扎寨的姜逸心等人看著升起的太陽,他們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見到陽光。

    “你們覺不覺得,這條小溪有點不一樣?”

    李寒蹲在小溪旁,準確來說,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一條不深不淺的河流,但在李寒看來和小溪水沒什么區別,只不過,這條小溪比起昨晚上他們見到的時候,發生一些變化。

    “有什么不一樣?”

    章程也蹲在李寒身邊,看了看河水,也沒什么不一樣的,不都是水么。

    “你仔細看一看,是不是覺得水里面多了一種魚!”

    李寒十分確認,昨晚上,溪水里面什么都沒有,就連雜草也沒有,干凈清澈的很,但是今早晨起來看的時候,河水里面多了一種細小的魚苗,魚苗全身上下呈現出了淡紅色,這種紅色給人的感覺……異常的不舒服。

    “有么,我看看!”

    章程想要伸出手去撈一下河水中的魚苗,但就在章程即將接觸到河水的時候,不遠處的軒轅青山手中一塊石子穩穩地打中了章程的手。

    “你做什么?”

    章程怒視著軒轅青山,一大早晨是不是想打架,他早就看軒轅一族的人不順眼了。

    軒轅青山看了看章程,眼神幽幽的轉過,以一種十分鄙夷的口吻與四人說著若是不想死的話,盡可以伸手去觸碰河水中的紅色魚苗。

    “什么意思?”

    姜逸心看向軒轅青山,問著其中的原因。

    “想死的話,就去摸,當我什么都沒說過。”

    軒轅青山看了姜逸心一眼,便不再說什么。

    “逸心,這魚不會真有問題吧,還是說軒轅青山就是故意的?”

    章程抓不住軒轅青山的態度,畢竟這實力不歸山,什么危險都可能發生,如果這些魚苗真的有問題的話,那他方才若是接觸到魚苗,必然會發生事端。

    可如果這些魚苗僅僅是一些普通的魚苗,那軒轅青山剛才的舉動就是故意侮辱他。

    “凡事小心為妙的好。”

    姜逸心看了一眼河水之中的淡紅色魚苗,轉身開始收拾著行禮,準備出發前。

    在森邊邊緣的地帶,眾人一直向前行進,在前行了小半天的時間之后,終于來到了一片比較開闊的地帶。

    進入不歸山后,走過了森屏障,出現在姜逸心等人面前是一塊空地,空地上盡是砂石,而且砂石地面上不斷翻涌著氣泡。

    時不時的可以看到,那些紅色的氣泡之中,一條條紅色的毒蛇出現在視線之中。

    “這些……都是個什么東西。”

    “呵呵,這些不就是你們方才在河水中看到的淡紅色魚苗么。”

    說話的是軒轅疾風,軒轅疾風的話語中滿滿都是嘲諷的味道,但這一句話也是在告訴姜逸心等人,方才那河流之中的淡紅色魚苗并不是幾個人認知中的魚苗,而是紅色毒蛇的幼崽,而且深含劇毒,每天只有陽光升起來的時候才會出來活動,一旦人沾染到了紅色毒蛇幼崽的劇毒,即便是稍稍的碰觸一下,都會有性命危險。

    若不是軒轅青山在關鍵時刻打斷了章程,此時此刻的章程會是什么樣子誰也不知道。

    軒轅疾風的話說到此處,姜逸心的目光落在軒轅青山的身上,眼中多了幾分審視。

    “咱們現在怎么穿過砂石地帶?”

    砂石地帶每隔一米便有這種紅色劇毒的毒蛇,怎么穿過砂石地帶才是安全之策,當然,御空飛行是最好的選擇,但在進入不歸山之后,眾人的修為便被屏蔽了。

    不歸山之中的陣法使得幾個人的修為被壓制著,即便已經步入了神尊境界,仍舊如一般修行者一般,只能徒步前行。

    “那邊有個吊橋,記住,別給我們拖后腿!”

    軒轅疾風白了姜逸心四人一眼,看的章程這個氣啊!

    要不是需要這倆人引路,真想分分鐘將這倆貨給碎尸萬段了。

    忍著脾氣,章程更在軒轅疾風身后走上吊橋。

    許是因為時間比較久遠的關系,吊橋在時間的洗禮之下已經殘缺,一行人只能小心翼翼的前行,生怕踩錯了一個木板便會掉落下去,成為紅色劇毒毒蛇的腹中美餐。

    “小心!”

    姜逸心拉著霍藍的手,最后面是軒轅青山。

    軒轅疾風,李寒,章程幾人已經先行到了砂石地帶的對面,緊跟著霍藍也到了對面,姜逸心和身后跟著的軒轅青山二人也走到了半途。

    但就在此時,吊橋另一端突然間崩裂,姜逸心和軒轅青山二人盡管牢牢地抓住了吊橋的繩索,可還連同著吊橋下落。

    “逸心!”

    “逸心!”

    “青山!”

    在吊橋即將墜毀之時,章程,霍藍,李寒和軒轅疾風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吊橋的繩索,這才不至于姜逸心和軒轅青山二人摔在滿是毒蛇的砂石地帶。

    可繩索存在的時間太過久遠,軒轅青山抓住的繩索眼看著就要斷裂。

    “青山,你要抓住!”

    軒轅疾風紅了眼,緊緊地攥著繩索的另一端,但繩索最終還是斷裂了,眼看著軒轅青山就要掉下去,千鈞一發只是,姜逸心騰出一只手抓住了軒轅青山的衣服。

    “看什么看,抓住我!”

    一個女人,一只手要抓住繩索,另一只手還要抓住一個成年男子,可以說是相當費力的。

    姜逸心咬著牙關,如果不是被不歸山的陣法屏蔽了修為,別說一個軒轅青山了,就算是十個軒轅青山她都可以毫不費力氣的提上去。

    “往上拉!”

    在軒轅疾風,李寒,霍藍和章程的合力之下,終于將姜逸心和軒轅青山提了上來。

    幾個人坐在山巔之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你看我我看你,誰也沒有說話。

    好半晌之后,軒轅疾風才開口,含糊不清的說了一句謝謝。

    “扯平了!”

    姜逸心看了一眼軒轅青山,告訴他們兩者之間已經扯平了,就算是軒轅青山阻止了章程去觸碰毒蛇幼崽的情,她已經償還了。

    軒轅青山抬頭的時候正巧迎上了姜逸心的目光,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現在唇角。

    短暫的休息了片刻,六人再一次前行。

    經過了森林,砂石地帶,出現在六人面前的是一座高山。

    在不歸山外面,姜逸心等人并未發現高山。

    高山直聳云間,從半山腰開始,便被白雪所覆蓋。

    因被陣法屏蔽了修為,六人感受到了最為真是的冷,冷的直發抖,好在空間戒指之中還有幾件衣服,這才不至于被凍死,可還是冷的牙齒打顫。

    夜色,彌漫在整個雪山之巔,找了一個山洞,六個人暫且休息一個晚上等明日天晴暴風雪過去之后在前行尋找通天石。

    “來,和熱粥暖暖胃。”

    李寒做了一大鍋粥,又從戒指中拿出了十幾枚咸鴨蛋,章程霍藍和姜逸心在看到白米粥與咸鴨蛋的時候,一個個眼睛冒著綠光。

    看著姜逸心等人狼狽的吃相,軒轅疾風和軒轅青山二人冷笑著。

    “你們閑人居是不是窮的要死了,這些東西喂狗,狗都不吃。”

    軒轅疾風的嘲諷能力一如往常,看了一眼擺在面前的粥碗,十分鄙夷的將其推開。

    “哇!李寒你手藝不錯啊,咸鴨蛋腌的這么香!”

    腌咸鴨蛋十分注重手藝,若是手藝差的,那咸鴨蛋就廢了,但手藝好的,能讓咸鴨蛋發揮到最佳的味道,流油的黃攪拌在白米粥中,那味道回蕩在口齒之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來來來,在給我來一碗粥!”

    “你也不怕撐死了,都吃了第五碗了!”

    李寒嘴上雖然嘲諷著章程,但還是拿出了兩個咸鴨蛋放在了新盛的粥碗中端給了章程。

    “你們也吃吧,風寒雪天吃一吃熱乎的東西。”

    李寒看了看軒轅疾風和軒轅青山二人,也不能總是啃牛肉干,萬一死了怎么給他們引路。

    “哼,我軒轅疾風就算是餓死,死在外面,被大雪給凍死,也絕對不會吃這種連狗都不吃的東西!”

    軒轅疾風嫌棄的推開了粥碗,可肚子確實不爭氣的咕咕叫了起來。

    倒是軒轅青山端起粥碗,先是輕輕地淺嘗了一口,可隨即便一發不可收拾的吃了起來,一碗,兩碗,三碗……

    “還有么?”

    “有,不過一個鴨蛋一萬蒼瀾晶。”

    李寒還是那個李寒,不趁火打劫就不是他。

    軒轅青山到是很帥快的拿出了十萬蒼瀾晶的戒指扔給了李寒,直接換了十個咸鴨蛋攪拌在白米粥中吃的那叫一個香。

    軒轅疾風皺著眉頭,想阻止什么,可實在挨不過肚子嘰里咕嚕的叫,再加上看著軒轅青山吃的這么香,最終也是端起了粥碗開始吃起白米粥拌咸鴨蛋。

    但不吃不知道,吃上一口的軒轅疾風就好比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樣,一發而不可收拾。

    “再來一碗!”

    “一枚咸鴨蛋,三萬蒼瀾晶。”
东京1.5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