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抗日之暴力軍團 >

    誰說從一而終沒有幾個人,起碼,楊飛他們三百多號人,就是從一而終的。

    這雪道果然如同林建華所想,十天后,馬曉坤的前沿部隊就來了消息,說是他們到達了一個叫做富平洼的地方。

    楊飛趕緊拿出來地圖看了起來,然后找到這個地方就哈哈大笑起來。

    林建華趕緊把地圖拿過來。

    “哈哈,我們到達金鳳山一帶了!”林建華看著地圖,手都有些抖了!

    “看著前面起伏不斷的山脈,多像是一只鳳凰!”楊飛對著林建華說道。

    “鳳凰重生,就要浴火,這涅槃,像極了我們自己!”林建華高興的抱了一下楊飛。

    “團長。我在地圖上看了一下,發現小水坡這個村子可以發展成咱們的根據地,這里小水坡的地勢非常好,處于一個小高地上,并且,村口有一條河,村子三面都是高山,這里的區位優勢可是獨一無二的!”楊飛說道。

    “這里距離小水坡村,有多遠?”林建華問道。

    “還有十里地。不過,我們想要到達那里,可是要費勁兒的,因為我們要過鬼子的三個哨點!”楊飛說道。

    “三個哨點?”林建華狐疑起來,“怎么?這三個哨點不好端了他?”

    “這倒不是,我們初來此地!人生地不熟,要是驚動了這鬼子,萬一鬼子派兵過來,我們又只能逃竄了,我想,我們想辦法繞過去,不驚動他們為上策!”楊飛說道。

    “繞路?那能否繞過去?繞過去得花多長時間?”林建華問道。

    “我想,一個月,咱們怎么也過去了!”楊飛說道。

    “一個月?”林建華搖著頭,“不行,一個月時間太長了,戰士們需要修正,他們需要吃東西,戰士們已經斷糧兩天了,今天我們到達了這兒,就一定要過去!”

    “那……”楊飛有些為難,“要不,這事兒就交給我了,我和韓青去,團長,你等我的好消息!”說完,楊飛就帶著韓青走了!

    其實,過幾個哨點的小事兒在楊飛和韓青眼中不算什么大事兒,韓青這樣的萬人敵,更是鬼子的克星。

    但是,他也不得不和林建華說明白了,不得驚動鬼子!

    這是一個硬性條件!

    到了鬼子的哨點,只有三個鬼子,由于在邊遠的地方,三個鬼子只需要每天匯報一下情況就好。

    別的不說了,只見韓青腰間別了一把刀,飛速到了鬼子哨點,手起刀落,一氣呵成,三個鬼子便成了刀下鬼魂。

    不出半天,三個哨點就這樣被楊飛韓青兩個人給端了。

    一點動靜沒有出現。

    但是,最后一個哨點結束之后,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韓青看著楊飛,“先生,電話!”

    楊飛過去,“別出聲,我倒想知道鬼子的電話是什么意思!”

    說完,他看了一下三個鬼子身上的信息,然后接起來電話!

    “小野君,你怎么不接電話,那里情況如何,是否一切正常!”

    “報告長官,一切正常!”楊飛說道。

    “長官?小野君,你該不會沒有聽出來我的聲音吧!”電話里頭的人嬉笑著問道。

    “還真的沒有聽出來,您是?”楊飛問道。

    “我是東云呀!”東云說道。

    “哦,東云君,我竟然沒有聽出來你的聲音,真是該死”楊飛說道。

    “好了,長話短說,明天下午的時候,會有一批物資送達你們哨點,你做好接收的準備!”東云說道。

    “哈衣!明白的!”楊飛說道。

    等到對方掛了電話,韓青趕緊問道,“先生,出了什么事兒?”

    “什么事兒倒是沒有,不過,明天他們會送來一批物資,這物資,咱們可不能夠錯過!”楊飛說道。

    “那您的意思是?”韓青問道。

    “韓青,你現在去告訴團長,讓他們趕緊帶著人去小水坡村,到時候,你和我,再加上陳恒三個人要守在這個據點,等待接收明天的物資!”楊飛說道。

    “好的,我這就去!”說完,韓青就離開了。

    楊飛把三個鬼子的衣服扯下來,然后挖了一個坑,把三個人埋了進去。

    等到林建華他們過來的時候,楊飛簡單說了幾句,然后就讓林建華帶著人離開了。

    據點只剩下楊飛,還有韓青陳恒。

    之所以把他們兩個人留下,楊飛是覺得,很好有可能這個小野和東云是好朋友,萬一那東云聽出來什么破綻,他們三個人也好一起解決。

    果然,等到第二天下午的時候,楊飛就聽見了外頭的叫喊聲。

    “小野君,你在嗎?”

    楊飛出去,看到一個鬼子坐在馬車上,馬車上用厚厚的布子蓋著東西。

    “哦,東云君!”楊飛過去打招呼。

    “小野君……”東云看著楊飛,上下打量著,楊飛心里頭一咯噔,“不好,對方肯定是認出他來了!”

    不等楊飛怎么想,那東云就笑了,“小野君,沒想到,咱們有時日沒有見了,你倒是瘦了不少呢!”

    “是啊,這哨點早就斷糧了,餓了不行,只能吃土了!”楊飛半開玩笑的說道。

    “哈哈。好了,這次,這些物資給你帶來了,足夠你們三個人一個月的口糧,趕緊拉回去吧!”東云說道。

    “好的!”

    說完,韓青就過去拉著馬車往哨點走去。

    “東云君,進來暖和一會兒吧!”楊飛說道。

    “暖和就不需要了,我還得回去。”東云說完,就到了哨點,和韓青把物資從馬車上搬下來,然后就坐在了馬車上離開了。

    他離開之后,陳恒就說道,“楊督戰員,我覺得這個鬼子不簡單呀!”

    “你的意思是這個東云認出我來了?”楊飛問道。

    “很有可能,他看你的眼神不對,這個家伙看來是去搬救兵了,等一會兒,我去殺了他再說!”陳恒說完就趕緊出去,追著馬車跑了過去!

    韓青也說道,“夜長夢多,陳恒無疑是正確的!先生,殺了他,對咱們都好!”

    楊飛此時也有這樣的感覺!

    可是,沒有一會兒,陳恒就回來了,他看著楊飛說道,“楊督戰員,我出去之后竟然找不到他了,這個東云,到底去了哪兒了?”

    “找不到了?按理說他走不遠才對呀?”楊飛疑問道。

    “我也覺得奇怪,我剛出去,就不見了他的影子,我找了一會兒,竟然還是沒有發現!”陳恒說道,“此地不宜久留,楊督戰員,咱們得趕緊走了!”

    “走?”楊飛看著那些物資,說實話,他們三個人根本拿不回去,再說了,這些東西可是他部隊最重要的糧食呀!

    “先生,走吧?”韓青也這樣說道。

    “走不是不可以,你們得想想辦法,那東云把這些東西放這兒,把車給弄走了,這些糧食,對于咱們部隊來說,重要的很呢!“楊飛說道。

    “先生,咱們現在不能想這些東西了,一旦鬼子大部隊過來,咱們可就分身乏術逃不了了!”韓青趕緊說道。

    “是啊,楊督戰員,我想,咱們還是先撤離這里,等到風口走了,咱們再過來!”陳恒說道。

    “那……就把這些糧食給藏起來,這些糧食也是小鬼子從老百姓那里搜刮過來的,他們拿了這些糧食,我不舍得!”說著,楊飛等三人就合伙抬著糧食到了一個房子后面,挖了一個雪坑,然后埋了起來。

    可是,當他們剛剛要走的時候,楊飛猛然間覺得,不好,鬼子過來了!

    說的沒錯,那東云其實在電話里面就覺得這兒的情況不對勁兒,聽小野的口氣不像是他本人,所以,他就帶著人過來了,過來的時候為了證實這一點,他一個人就過來想看看是不是如他所想,一來到這兒,果然如此,楊飛等三人是不熟悉的面孔,雖然和小野沒有什么交集,但是,他怎么可能不認識小野?

    他帶著一個小隊,大概三十多個人,這三十多個鬼子就埋伏在這周圍,當陳恒去找他的時候,他早就藏了起來,怎么可能讓陳恒找得到?

    此時的他已經帶著人圍了這里,這里不說別的,單說這三十多個鬼子,對于楊飛來說,不算是太難的事兒,難的是,他們如何對付的了這些人?

    那東云也不是吃素的,作為正規軍校畢業的高材生,他怎么可能有任何的疏忽?

    三十多個人圍著一個不大的據點,楊飛等人一下子就躲了起來。

    “糟糕!”陳恒說完,就掏出手槍。

    “這些鬼子來的還真快,比咱們想的跟要快呢!”韓青說道。

    “不管多少人,咱們怎么也得殺出去!”楊飛說道。

    “先生,你想好對策了?”韓青問道。

    “憑咱們三個人的功夫,殺這些小鬼子應該不成問題!”楊飛說道。

    “楊督戰員,我覺得鬼子沒有這么簡單!”陳恒說道,“你看,來的這些人,應該有一個小隊,但是,咱們能夠看得見的,只有十幾個人,剩下的十幾個人,我相信他們一定埋伏在暗處,等到咱們露面,肯定就會遭到射擊!”

    “對,說的沒錯!”韓青說道。“要是咱們突襲他們,還好,現在咱們想要突圍,在人家的眼皮底下,這可不好弄!”

    “不管如何,試試吧,總不能讓鬼子摸上來,摸上來,咱們逃也沒地方逃了!”楊飛說道。

    這個時候,從據點外圍傳來一口蹩腳的中文,“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大倭帝國包圍了,想要活命,就放下武器趕緊投降!要是相似,我們就成全你們!”

    這說話的,正是東云。

    打仗這些年,東云早就學會了說中文,對于楊飛剛才說的倭國話,東云也奇怪,對方怎么可能說的這么流利,聽他的口音,可是正宗的關東話,但是轉念一想,這些人十分的可以,必須抓起來審問!

    “小鬼子,聽好了,有本事就來抓我們,沒本事,你們趕緊退回去,不過,你們只有十分鐘的考慮時間!”陳恒說完,就把手槍中的子彈上了膛。

    對于這些畜生,沒什么好留手的,直接干就對了,要不是地形的問題,他們現在直接就上去將這些小鬼子們,給剿滅了。

    “可笑,如果不出意料,你們應該是八路軍吧?沒想到,你們竟然穿越了大雪原,能過或者過來這里!”東云說道。

    “你想不到的事兒還多的很呢!要不,你給我泡好茶,我具體給你講講!”陳恒喊道。

    “少廢話,十分鐘我給你考慮時間,不,三分鐘,你們狡猾的很,只有三分鐘,三分鐘一過,我的槍炮可救不長眼睛了!”東云大聲喊道。

    “哈哈哈,好,既然你有種,那就來吧!”陳恒說完,看著楊飛,“楊督戰員,我怕是這會兒功夫,那鬼子已經徹底切斷了咱們出去的所有的路!”

    “你們從這兒等著,我出去會會他們!”楊飛說完就要出去。

    韓青一把拉住他,“先生要是去,也是我去,你乖乖的留在這兒!”韓青說完,就只舉起手然后喊道,“我投降!”

    東云的臉上露出一絲的不屑,沒錯,在生與死的抉擇跟前,很少有人會選擇死,既然有活著的出路,為什么要選擇死呢?

    楊飛皺起眉頭,悄悄的注視著外頭。

    “好,很好,你過來,不要亂動!”東云說道。

    韓青舉著手,“好,好好!”

    說完,韓青到了東云的跟前,兩個鬼子過來搜了一下韓青的身上,沒有其他威脅的時候,東云才看著他,“你很識時務,要是你能夠讓另外兩個人能夠投降,你將會立大功!你考慮考慮,要不要這樣做!”

    “當然愿意了!”韓青直接說道,“其實你說錯了,我們不是什么八路軍,我們是土匪!”

    “土匪?”東云奇怪起來,“土匪,難怪!我想著八路軍怎么可能這么快的過來,少說還有半個月,沒有半個月,他們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機會出來!”

    “長官您說的是,要不,我給他們喊幾句話?”韓青問道。

    “當然很好!”東云說完,就拿了一個喇叭給了韓青。

    韓青結果,笑了笑。
东京1.5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