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 >

    李二陛下坐在兵部大堂上,對房俊說道:“這等雄心壯志,不僅要予以鼓勵,更要予以支持,速速將姜恪的調令勘合給辦了,再敢拖延,唯你是問!”

    帝皇威嚴,霸氣側漏,渾然沒有剛剛打錯人的尷尬與愧疚。

    比臉皮厚度,因為是皇帝緣故,所有人都忽略了這位……

    房俊還能說什么呢?

    只能狠狠瞪了姜恪一眼,無奈道:“微臣遵命。”

    兵部自有規章,軍中自有法紀,大唐官員素來敢于諍言直諫,從不畏懼皇帝權威,不過這并非代表任何時候、任何事情都可以據理力爭。在朝堂之上若是覺得皇帝枉法徇私、不遵法度,自然可以站出來諍諫,皇帝也不會覺得沒面子。但此地乃是兵部衙門,這些個書吏平素連皇帝的面都難得見幾次,若是發現原來可以隨意駁斥皇帝的話語,那么對于皇帝的威儀是有著很大損傷的。

    所以哪怕房俊心中再是想要堅持己見,也不能在這個時候損害皇帝的面子。

    李二陛下滿意的點點頭,對姜恪說道:“汝家祖上便是軍功世家,汝祖、汝父盡皆驍勇善戰、功勛赫赫,希望汝將來亦能沙場鏖戰搏得功勛,升官晉爵封妻蔭子,不墜天水姜氏之威名!”

    姜恪被房俊那一眼瞪得膽戰心驚,別看他先前敢于跟房俊硬懟,明知自己的調動不合規矩亦要耍賴玩橫,但是這會兒所有氣焰都在李二陛下出現之后熄滅掉,尤其是見了李二陛下有失威儀大打出手,心中對房俊的忌憚畏懼反而加深了幾分。

    唯恐這人事后算賬,報復于他……

    不過此刻皇帝已經發話,他也不敢再做推遲,更何況總算是如愿以償,連忙道:“末將多謝陛下!定然奮勇殺敵、開疆拓土,不輟大唐之天威,不負陛下之殷望!”

    管他呢,反正先去了西域再說!

    你房二手再長,能夠在水師一手遮天,能夠在遼東大軍之中影響極強,你還能將手伸到安西都護府不成?

    遼東數十萬大軍云集,待到皇帝御駕親征,可以想見高句麗定然在無敵兵鋒之下瞬間土崩瓦解,敗落覆亡。

    勝利之后固然論功行賞輕輕松松便有得功勛可撈,但姜恪不屑于這等“白撿”來的功勛,男兒漢大丈夫,功名富貴就要憑著手中馬槊也一腔熱血去博取!

    就如同房二曾經作過的那首詩:“丈夫只手把吳鉤,志氣高逾百丈樓!一萬年來誰著史,三千里外覓封侯!”

    就不信如今有皇帝金口御言放在這里,日后老子殺敵得了軍功,你房二還敢隱瞞不報不成?

    ……

    待到姜恪喜滋滋的離去,打點行囊準備奔赴西域,堂上官員書吏也散去,唯有房俊、郭福善、崔敦禮、柳奭等幾位主事以上的官員陪伴在側,李二陛下瞅了一眼兀自蔫頭耷腦的房俊,咳了一聲,叱責道:“不是朕不給你面子,身為兵部尚書,已然是朝廷重臣,豈能再如以往那邊毫無規矩、放浪形骸?無論有理沒理,都得講究個氣度涵養,大堂之上喝叱怒罵,與屬下針鋒相對,這成何體統?”

    崔敦禮等人低眉垂眼,一聲不敢吭。

    只是心中難免思量:房俊大吵大嚷口出穢言固然有失體統,可是陛下您眾目睽睽之下大打出手,難道就很有體統、很好看?

    當然,這話是萬萬不敢說出嘴的,也就只能在心里腹誹一下,面上卻盡皆一幅萬分認同之神情。

    房俊也不敢頂嘴,私下里皮一下是可以的,李二陛下度量很大,甚至有時候會取消打趣一下房俊,但是那些話得分場合,不能亂說,否則就是蔑視皇權、對皇帝不敬,這罪名可大可小,起碼眼下這等場合是絕對不能說的。

    可是自己著實很委屈,不小小的吐槽一下,心里憋得難受,便說道:“陛下燭照萬里、明察秋毫,微臣領受教誨!不過微臣亦要恭喜陛下,陛下身姿矯健、龍精虎猛,實乃吾大唐億兆臣民之福祉,臣為陛下賀,為天下賀!”

    崔敦禮等人心里咯噔一下,不約而同的眼皮跳了一下,嘖嘖嘴,這小子膽子是真的大!

    按理說,放在平素但凡有人恭賀皇帝,大家都要講禮貌跟著一起恭賀一下,可是你聽聽房俊所謂的這個恭賀……身姿矯健、龍精虎猛,這是再說剛剛打人的時候拳拳到肉、力道十足,可那是恭賀嗎?

    分明就是抱屈啊!

    大家都有些懵,禮數上應當附和一下,但又覺得非常不合適,都手足無措的站在那兒,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了……

    李二陛下眼皮跳了一下,瞪著房俊,緩緩說道:“怎么,朕打了你,心中不服氣?”

    房俊悶聲道:“微臣不敢。”

    既然敢這么說,那就代表還是敢的。

    李二陛下“嘿”的一聲,這混賬明顯是棒槌脾氣發作,這若是僵持下去,保不齊腦袋一熱就得跟自己理論一番。

    說起來,剛剛自己的確有些沖動了……

    只得說道:“朕今日前來,是想要讓你陪著朕去書院視察一番,速速料理了手頭的公務,這就動身吧。”

    雖然顧左右而言他有些丟了氣勢,但李二陛下對于犯了棒槌脾氣的房俊的確非常忌憚,一般情況下這小子讒言媚上、大拍馬屁,什么好聽說什么,立場也不大堅定,若是他當真犯了錯,任打任罵認罰,隨意你這么處置。

    可一旦棒槌脾氣犯了,就說明已經站在道德的制高點,起碼他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你想要狠狠的處罰他,道理上已經輸了一籌。

    就是這么奸詐!

    眼下若是繼續懲治他,搞不好真的能讓自己下不來臺,比起那等被臣子頂在墻上下不來的感覺,李二陛下寧可輸了氣勢。

    兵部一眾官員素手立于一側,眼觀鼻鼻觀心,對這君臣二人之間的談話充耳不聞,反正你們是翁婿倆,誰占先機誰丟氣勢,跟咱們完全沒關系。

    只要別惹火燒身就好……

    房俊見到李二陛下明顯服軟,也不敢太過分,便說道:“衙中事務固然繁瑣,但郭侍郎、崔主事、柳主事、杜主事等人盡皆能臣干吏,平素勤于政務精明干練,并不需要微臣多費心,一些事務盡皆處置妥當,故而微臣隨時可以動身。”

    郭福善、崔敦禮等人盡皆心中感動。

    官場之上,大多數上司都是將功勞攬于一身,錯誤則推卸干凈,身為下屬拼命苦干卻很難得到露臉的機會,反倒是背黑鍋的時候居多,似房俊這般當著皇帝的面將大家盡皆夸贊一遍,下屬豈能不感動?

    干多少活兒都帶勁兒!

    甚至用不著皇帝的嘉獎,只要能夠在皇帝心目當中留下一個好印象,對景的時候,這就是無比堅實的資本。

    李二陛下覺得自己先前的確是沖動了,這小子固然棒槌,但是對于為官之道卻甚為精通,瞧瞧他經歷過的這些個衙門,“神機營”自他走后便一蹶不振,工部如今奉行的依舊是他當初設立的那一套規矩,馬周在京兆府幾乎就是“蕭規曹隨”,卻依舊干得有聲有色,極為出彩。

    每至一處,都能折騰出一番風貌,干出一番成績,最重要的是,幾乎所有的下屬都對于其深懷想念。

    這樣一個人,豈能坐在大堂里頤指氣使、蠻橫霸道呢?

    當然,錯歸錯,認錯是不可能的。

    便即起身,負手走到堂下,道:“拿著就走吧。”

    房俊應道:“喏!”

    崔敦禮等人躬身相送:“臣等恭送陛下!”

    李二陛下緩緩頷首,和顏悅色:“嗯,不必遠送,只需盡心國事、公正廉明,朝廷自不會虧待了諸位,升官晉爵只是尋常,望諸位自勉。”

    崔敦禮等人喜形于色,齊齊躬身道:“多謝陛下!臣等必然肝腦涂地、鞠躬盡瘁!”

    李二陛下哈哈一笑:“大唐有百萬虎賁,何至于讓爾等文官肝腦涂地?”

    便在一眾官員書吏的相送之中,與房俊一前一后離了兵部衙門,騎著馬直奔城南書院。
东京1.5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