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回五零當軍嫂 > 第829章 求解

第829章 求解

    ♂? ,,

    那兩個人還不放心呢,這不,一個戒備,一個想過去掀開被子看看,雖然不敢開燈,可是,至少得確認這床上的人已經死了才行,要不然,這一趟豈不是白干了,他們豈不是白暴露了?

    江喬哪里會給他們機會,躲在窗簾后的她,雙手握著銀針,左右開弓,解決那兩個人對她來說,不是什么難事,但是,兩個人倒地的聲音,到底驚動了守在門口的那位。

    等對方開門探視的時候,江喬的銀針沖著對方就射了出去,想跑,那肯定是沒門的。

    而在外面,躲在車子里的王本善和那個讓所有人都去開會的那位,兩個人正在做美夢呢,這次得手了,他們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如果可以,他們想回歸大本營,既然都暴露了,還是離開的好,兩個人此刻都在做著發財升官的夢呢。

    不管咋說,他們隱忍了這么多年,沒功勞也有苦勞不是,而且還殺了江喬這個他們最大的對手,那絕對一個驚爆的新聞。

    他上面的那位給的算什么,大本營給的那才叫實惠呢,回去了,他們倆個可以左擁右抱了,可以再過上他們以前那種生活了。

    可惜,美夢還沒醒呢,外面布控好的人已經悄悄的圍近。

    四周的車燈一瞬間部打開,“不許動,放下武器,下車——”

    聽到宋樹田那特有的嗓音,饒是王本善心理再強大,此刻他也慌了。

    “怎么回事,是誰泄密了?”

    旁邊的人也不清楚,急切的問道“我們該怎么辦,開車逃吧?”

    王本善看看這四周的車燈,還有那些個武裝人員,苦笑了一聲“往哪里逃,看看外面,車子都開不出去,要是敢反抗,第一個死的肯定死。

    我是真沒想到,怕什么來什么,這個江喬,我們是下手晚了,早點,也不會有我們今天,都怪孤狼那幫混賬東西,那丫頭就是讓孤狼他們給訓練長大的。”

    “別廢話,說那么多有什么用,現在,我們該怎么辦?”

    王本善冷靜了下來“要想不被抓,把家伙事放在腦袋上,直接自己解決,要想活著,乖乖的下車吧,我們沒有別的出路。

    選哪一樣吧?”

    男人看看自己手里的東西,在腦袋上比劃了一下,“我下不去手,我不想死,我還有老婆孩子呢,我跟沒法比。”

    王本善長嘆一口氣“我也下不去手,我也不想死,下去吧,別人動手,總好過自己動手,走吧——”

    看王本善和同伙扔下手里的東西,走出了車子,張大雷和曹明遠兩個人迅速的撲了過來,很快就將兩個人拷住了。

    樓上的江喬沖外面看了一眼,“都沒事吧?”

    張大雷比劃了一下手勢“可以下來了,讓隔壁的人收拾那三個人。”

    江喬收拾好了東西,趕緊的往樓下跑,好像身后有東西攆她似的。

    宋樹田在大廳里看到江喬跑下來的身影,不由的咧著嘴想笑。

    “沒人攆,慢著點——”

    江喬呵呵了兩聲“是沒人攆我,不過,真心的不喜歡在這里住下去。趕緊趕緊,回去——”

    再次看到王本善,江喬還有心情打趣了一番“喲,這不是馮彪的繼父嗎,怎么,跟兒子一條道上?

    說們爺倆個唱的哪一出啊,怎么還互相瞞著呢,早知道這樣,何必費這個事?”

    “馮彪讓們抓了?”

    江喬一聳肩“回頭,們爺倆個監獄里面再見吧,帶走吧!”

    王本善垂頭喪氣的被人給押解到車上,心里不是不納悶,到底哪里出了問題了,這還沒怎么著呢,這些人怎么就提前埋伏好了?

    所以,接下來審問的時候,王本善不得不說出自己心里的疑惑,不解開這個迷,他覺得什么問題,他都沒法好好的回答。

    “很簡單,因為遇到江喬了,以為自己深藏不漏,什么馬腳都沒露出來?那就大錯特錯了,早就露出了自己的尾巴了。”

    王本善絕對不會承認這一點,他可是專業的人,怎么會讓一個小姑娘給看出了漏洞了,他自認自己沒有做錯什么,江喬是靠什么認定他就是潛伏的人呢?

    看王本善瞅著自己,江喬只是淡淡一笑“最不應該做的地方,就是上門來找我們,說一個名聲在外的繼父,又受家里女人管制這么久,按說,過來應該考慮好怎么表現才是。

    雖說,說話給人感覺好像有些唯唯諾諾,可是的眼神和態度絕對不是表現的那樣。

    給我的感覺,就是過來告訴我們,們家出的這些人,跟是沒關系的。

    那告訴我,作為人家繼父,這么做,目的是為了什么?

    無非就是讓我們別懷疑,那有什么地方讓我們懷疑的呢?

    所以,這個做法,就不得不讓我們懷疑,做繼父的人,我見多了,有管孩子的,有和藹的,有暴躁的,當然,也有不聞不問的。

    可是說的話,一方面說自己是盡心盡力了,可是,能告訴我,們家的孩子為什么會做那么多讓人不可思議的事情?如果,們做父母的能在家里稍微管一下,馮蘭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地步。

    所以,是自己把自己直接暴露到我們面前,至少第一次見面,給我們的感覺,就不是一個表里如一的人。

    再次,安紅和馮彪離開的時候,明明已經有人通知了,為什么還要找人求證?在懷疑什么?

    因為心里有鬼,所以,不會相信任何人,只有求證過的,有第三人說的,才能相信。

    還用我再繼續說嗎?這兩點,已經足夠我們來判斷這個人了。”

    王本善一腔的求知欲徹底的被江喬這一番話給打擊到了,他自我感覺自己演繹的很好,沒想到,這里面的學問會這么大,自己早就在人家面前露出馬腳來了。

    長嘆一口氣“江喬,如果我是孤狼的話,我會趁沒長大,第一目標就是把給干掉,沒了,也就不會有今天這事了,說不定我們這次行動會取得成功的。”

    。
东京1.5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