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余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交鋒(三)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交鋒(三)

    高余并非第一次想要向汴梁求助!

    事實上,在抵達杭州,覺察到局勢比較復雜之后,他就有了向汴梁求助的想法。

    可一來,他怕被高俅派人抓回去。

    二來則擔心打草驚蛇,所以才忍住了沖動。

    可是現在,他被卡在了原點,沒有任何進展,心里面就越發的焦躁。

    高余隱隱感覺到,如今的兩浙道,包括杭州在內,看似平靜,實際上是暗流激涌。有一只看不見的大手,在隱隱操控著兩浙道的局勢變化,一不小心就可能引爆。

    然而,他到現在都沒有找到線索,心里面又怎能不焦慮?

    拖得越久,就越危險!

    那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前兆,已隱隱出現,但是他卻找不到半點頭緒……

    “什么人?”

    就在高余沉思時,樓下傳來一聲暴吼。

    高余立刻清醒過來,忙轉身走到另一邊的窗戶前,向外面探望。

    武松手持鋼刀,從一樓大廳里竄出來,厲聲道:“藏頭縮尾的鼠輩,還不現身嗎?”

    說著話,他就騰身而起。

    一只腳在院墻上剁了一下,身體唰的便跳上了近六尺高的院墻。

    與此同時,從院墻外的一棵大樹上也竄出一道黑影,緊跟著一道寒光,撲向武松。

    武松站在墻頭,毫不慌張。

    鋼刀在身前擺出了鐵門栓的招式,身體微微一沉,舉刀封擋。

    只聽鐺的一聲響,雙刀交擊,迸濺出火星。

    黑影一個空翻,便落在地上。而武松則毫不停歇,從院墻上躍起,鋼刀力劈華山,嗡的一聲劈出,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奇詭弧光。而黑影,卻不見封擋,雙腳落地之后,便如同一只靈貓般,唰的閃開,手中鋼刀玉帶纏腰,便朝著武松腰間掃去。

    武松身在半空中,硬生生擰腰騰身而起,躲過對方那快如閃電的一刀。

    他身形落地,剛要上前繼續交手,卻見那黑影原地轉動,刷刷刷三道寒星飛射而出。

    武松見狀,忙舞刀磕擋。

    也就是趁他這一頓的功夫,那黑影身形后退,同時高聲道:“韋九,小乙遵你吩咐,前來拜會。只是瑣事纏身,不得久留,所以先行告退,如若有緣,咱們再見。

    還有,莫再尋黃三的麻煩。

    若我知曉你還要找他,下次再見時,休怪小乙心狠手辣。”

    說話間,他再次抬手,一點寒星逼退武松,轉身就走。

    而此時高余才從樓上下來,走到院門口。聽到那人的喊話,他不禁一愣,忙打開門。

    “九哥,小心!”

    武松忙高聲喊喝,不過高余卻未在意。

    黑影身若貍貓,在黑暗中飛奔而去,緊跟著就聽到撲通一聲,想來是跳進了河中。

    高余和武松快步追趕過去,只看到河水滔滔,不見人影。

    “九哥,是他。”

    武松面露羞愧之色,把手中短箭遞給了高余。

    追魂箭!

    高余看了一眼那支短箭,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笑了。

    這時候,安樂館的侍者舉著火把跑過來……剛才鬧出那么大的動靜,他們又怎可能沒有覺察?

    “郎君,發生了什么事?”

    “哦,剛才似乎有宵小潛入,不過已經被我們趕走。”

    “宵小?”

    那領頭的侍者聞聽,勃然大怒。

    他回身厲聲道:“馬上召集人手,沿河尋找……竟然敢在安樂館鬧事,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一干侍者和打手齊聲吶喊,便沿河追蹤。

    侍者再次向高余道歉,不過卻換來高余一聲冷哼,帶著武松徑自返回了客房……

    “二哥,怎樣?”

    “端地是高手,不過感覺……他的本事只是如此。

    出手看似有力,實則缺少后勁。雖說只交手了一個回合,但能感受到,他氣息不穩,應該是舊傷未愈。如果他沒有受傷,俺要制服他,至少也需要三五十個回合。”

    高余點了點頭,把玩那支追魂箭。

    “舊傷未愈,就敢來赴約,這燕小乙倒是個有情義的人。”

    “九哥,咱們接下來怎么辦?”

    “看情況,他短期之內不會再出現。

    嗯,明天我想親自去會一會那個黃愛,二哥以為如何?”

    “那黃三,不過是潑皮,拳腳一般。

    燕小乙既然已經出現,咱們再去找黃三,算不算恃強凌弱,傳揚出去怕不太好聽。”

    武松露出為難之色,好像有些不太情愿。

    這家伙,也是江湖秉性。

    在他看來,他出面教訓黃愛一次,引來了燕青。

    如果繼續找黃愛的麻煩,在他看來,似乎有些不妥……

    高余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了!

    他喜歡武松這性子,直爽而單純,做事講規矩。

    “二哥誤會了,我找黃三,并非是要找他麻煩,而是有些事情,想要問他。

    既然燕小乙來過了,那之前的事情,也算是了結了。我相信,用不了太久,咱們還會和他見面。所以,二哥放心就是……韋九雖不是江湖人,但規矩也知道一些。”

    “若是這樣,俺就沒話說了。”

    武松,松了口氣。

    他看了看天色,道:“那燕小乙想來不會再來,九哥早點休息,明日一早,咱們還要搬家。”

    “好!”

    高余點點頭,便上樓休息去了。

    武松則坐在大廳里,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鋼刀。

    他突然間笑了,自言自語道:“燕小乙,倒也有趣……下次若再見面,定要與你分個高低!”

    第二天,高余起了個大早。

    他收拾好行李,讓武松牽著青驢自側門離開,他則在侍者的帶引下,去柜臺會賬。

    昨晚,安樂館的打手護衛,沿河尋找到了三更天,也沒有任何發現。

    高余對此并不感到奇怪,如果燕青這么容易被一群打手找到,那可真的是有負他浪子之名。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杭州城里,水道復雜,燕青的水性應該不錯。

    會了帳,高余就走出了安樂館。

    武松牽著驢,馱著行李,已經在外面等候。

    高余正要上前招呼他,卻不想被人攔住,“九哥,你這是要去哪里?”

    “小鹿?”

    高余看清楚那人,不禁感到詫異。

    就見小鹿挎著一個竹籃,小臉紅撲撲的,額頭上還布滿了汗珠。

    她一臉詫異的表情,看了看高余身上的行囊,又看了看牽著青驢的武松,“九哥,你們要走嗎?”

    小臉上,露出一絲絲失望表情。

    高余疑惑問道:“小鹿,你來找我嗎?”

    “九哥莫不是忘了,馬上就是端午。

    奴之前說過,請九哥吃粽子……今天一早,奴做好了粽子,專門送來請九哥品嘗。”
东京1.5分彩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