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大清隱龍 >

    “乖乖……北方局里居然有這種好東西?沒聽說過啊……”

    殿后的鈴木太看著眼前這地獄一樣的鬼火,驚的長大了嘴巴,葉秋拉著他就往東跑“別琢磨了,這都是元首給北方局特供的!”

    “王局那邊的事情,你別打聽,這犯忌諱的!”

    鈴木太一聽就閉嘴了,他是扶桑海賊出身,當年海賊時候的記憶還沒有忘,他知道人越是知道的秘密多,他也就越危險,關鍵時候還是得閉嘴!

    中情局內部的北方局,是元首最關心的一個部門,因為這里直接負責京畿之地的情報工作,未來在這里一定會有很多沖突和戰爭。

    華族早就開始在北方修建秘密的武器庫了,提前準備一些***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

    這些本來就是讓北方局應對特殊巨變的局勢的,沒想到春十三娘今天特批了五枚,算是救了葉秋他們一命!

    十三娘對京師這里太熟悉了,她更知道京師地面邪性,有時候好好的計劃就會出現偏差,而且春十三娘畢竟不是華族部隊系統培養出來的。

    對特種部隊的托大行為有隱隱的擔憂,再加上焦虎頭一直都搶著要任務,十三娘對待虎頭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樣,不得已拿出來最后的殺招!

    天火一旦祭出,京師所有人都嚇傻了,奕和奕臉色慘白嘴唇都哆嗦了起來,看著被藍色火焰吞噬的騎兵,聽著地獄一樣的慘叫,他們知道騎兵的進攻徹底失敗了!

    這些***不燒光是不會罷休的,只能等所有白磷燒光這火焰才能消失,當年恭親王也曾派人看過燃燒后的現成,炙熱的高溫讓地上的沙土都燒結成了一塊。

    這熱量已經能夠融化鋼鐵了!

    慘死的士兵尸骨和金屬都粘結在了一起,你已經無法分辨出人形了!

    后來還是楊智泄露了天機,告訴了滿清這白磷武器的致命弱點,那就是危險,不容易量產,肖樂天并沒有同意大規模的量產!

    滿清一聽說這玩意雖然厲害但是生產者自己也會得到反噬,這才稍微心安了一些!

    而后來所發生的一切也證明了這一點,歷次華族對外作戰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武器,時間一長人們漸漸的也就都忘記了!

    誰能想到今天恐怖的噩夢再一次浮現,藍火吞沒了四十多名具裝騎兵,也死死的擋住了路口!

    不管那些人嘴里喊的榮光有多光,什么萬歲有多少萬,都抵擋不住對著藍火的恐懼,具裝騎兵們停下了腳步,傻傻的看著火場中的兄弟,他們已經連救人的勇氣都沒有了!

    “天誅啊!這是老天爺要誅殺我們……我大清怎么就遇到這樣的邪魔了?”

    騎兵中突然哭聲一片!

    恭親王大吼一聲“哭個屁!我們還沒有輸呢!我西山營的猛士已經包抄上來了!今天就算十條命換他們一條命,也得把這些王八蛋留下!”

    “進攻!歇多萬,你是怎么跟我吹牛的!你嘴里的貴族榮耀呢?你不是說你是法蘭西猛虎嗎?”

    歇多萬!這個人華族可不陌生,當年法國人秘密支持幕府將軍,為幕府訓練了一支新式軍隊,這個歇多萬就是總教官!

    但是在大阪城下,歇多萬所訓練的新軍被華族大軍徹底碾壓,順便肖樂天還改組了扶桑的政體!

    歇多萬失業了,而且由于這場失敗讓他在雇傭兵界也身價暴跌!

    幸好法國公使給他了幾分薄面,推薦到了恭親王的面前,這才有了他訓練西山營的美差!

    之后的事情更讓歇多萬惱火,肖樂天不僅毀掉了他的事業,更擊敗了自己的祖國法蘭西!

    國**家恨可全都湊到一起了,今天終于有跟華族士兵交戰的機會,他豈能放過!

    “聽見了嗎?你們這些廢物!親王殿下已經下令了,而且允諾了你們戰后最高的封賞!這樣還不賣力嗎?”

    “分兵三路,抄胡同包抄過去……進入射程立刻三段射擊突進!”

    “記住了……不要和他們拼單兵素質!要用彈雨壓過去!他們已經進入死胡同了!”

    “開火……”

    啪啪啪……一群士兵在他的命令下,還沒有進入射程就開始射擊,三段射擊輪番向前,人還沒有到,彈雨先潑灑過來了!

    此刻整個交戰的區域就集中在內城的東南角,而且葉秋他們越是往后退,距離死胡同也就越近!

    毛家灣是個什么地方?那就是南邊、東邊高大城墻中的一個夾角,平日里下雨的雨水匯集在這里是一個小池塘,有暗渠通到城外的東便門水塘里!

    這里可以說是內城地價最低的地方了,住在這里的都是旗人中的破落戶,窮的不行的人才住在這里!

    為什么葉秋他們往這里退?誰也不知道,戰況瞬息萬變時間緊迫,也容不得恭親王他們思考!

    葉秋他們通過船板胡同進入丁香胡同,再穿過一條條小胡同就能抵達毛家灣!

    可是這時候北邊的西山兵已經順著蘇州胡同還有羊毛胡同等小路,由北向南壓了過來!

    身在蘇州胡同的二毛此刻也急的扎煞手幫不上忙,他登上梯子上了正房的房頂,向著南方翹首打量!

    可是沒看見奇跡,卻發現了一隊隊的西山兵從他門口通過,密集的槍聲跟下暴雨一樣!

    宅子里的家丁、侍女什么的嚇的跪在角落里哇哇大叫,整個蘇州胡同徹底陷入恐懼之中!

    歇多萬的表情要多猙獰有多猙獰,在他的軍刀威脅下,這些西山兵用出了吃奶的力氣向前狂奔,他們在和葉秋等人搶時間!

    距離越來越近了,槍聲也越來越密集了,終于有零星的子彈咬住了葉秋他們,槍聲過后兩名殿后的士兵半跪在地,顯然是被流彈傷了小腿!

    “架起兄弟撤退……發信號彈!等不及了,能撤出多少算多少吧!”

    “把黃邪醫先救走,我們戰死也要完成任務!”

    此刻黃邪醫已經累軟的趴在了地上,他眼淚汪汪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殿后的士兵一名一名的被擊中,葉秋他們一個個的沖上去搶救。

    “嗚嗚嗚……所有一切都是因為我啊!我就應該抗命,不來的!”

    “我顯唄個屁啊!我跟這些滿人顯唄什么啊!我的錯啊,我該死……”

    突然特種兵之間一陣喧嘩“鈴木太長官中彈了……掩護長官……”

    一群扶桑籍的特戰隊員,不知從哪里搶來木板當掩護,沖過去拖著中彈的鈴木太就往后退。

    捂著肋骨的鈴木太憤怒的目呲俱裂“不要管我……把所有的炸#藥和手#雷集中起來給我!”

    “我給兄弟們斷后……我炸了這片民房……你們不要管我……”

    龐朝云也沖過去了抓著鈴木太的軍服就往后拖“你放屁!所有兄弟我們一個都不能放棄!元首拿咱們當眼珠子一樣珍惜,咱們自己就不能當自己是尿泡!”

    “這是咱們針對滿清的特種作戰第一戰!要是討不來一個好口彩,我們干脆全戰死得了!”

    “放煙火信號……該死的,要是再不來接我們,我們就完蛋了……”
东京1.5分彩是正规的吗